野风泠泠

杂食,甜饼与病气梗齐飞,本质是一枚沙雕😃

【魏叶】非典型住院事件(5)

 抢在12 点以前达成双更

依然是沙雕预警+ooc预警



>>



最后叶修当然还是被拖了出去。为此老魏专门去找医生证实了一下到底什么才是正常的活动量。

 

魏琛:“我说你这真不行啊老叶,伺候你赛过伺候太上皇。”

 

叶修:“哟呵您还伺候过太上皇啊?失敬了啊。”                       

 

叶修重新回到“龙床”,魏琛给他脱鞋抬腿的,这么一说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叶修:“诶,那九千岁是不是姓魏来着?”

 

魏琛:“······滚蛋!”

 

魏琛这会儿没吃没文化的亏,好歹知道“九千岁”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他嘴里骂骂咧咧是一回事,可不敢碰了叶修这上上下下插着挂着的零碎。一顺理好了重新把人规规矩矩塞被子里,俩人算是都松一口气。

 

叶修:“我说老魏啊,你看你这乌眼鸡似的也够呛,我也就挂个水,明儿才换药,你赶紧回去歇着吧。”

 

魏琛:“你这瓶挂完了我就走。晚上是不是还有一瓶?你得记着按铃啊!不行我信不过你,我到时候给你打个电话——不是你也没电话,那我还是晚点儿再······”

 

叶修赶紧打断他:“你什么时候成碎嘴老妈子了?就挂个水还能顾不了,你自己别先在这儿扛不住了,回呗?”

 

魏琛充耳不闻:“你怎么这么麻烦,连个手机都没有······”

 

叶修:“······”

 

叶修虽然早前提了一嘴,其实也懒得找护工,并不习惯人伺候,而且反正他现在不能吃不能喝的,也不需要人倒水。至于魏琛,那纯属是不放心别人,于是磨磨唧唧原地打转。叶修实在看不下去,再三跟他保证不至于老大个人挂个水还能挂得怎么地了,推着他回去。一边瞅着魏琛的神色觉得他大概是想给自己安排个机械师的电子眼。

 

倒不是魏琛突然神经兮兮,只是经叶修同志吓这么一遭,这货在他那儿的信誉度直线归零,在此之前简直不知道他居然能作成这样,面儿上看着还跟心里多有数似的呢。魏琛看着他直撇嘴,你当我想这么紧张兮兮的啊。

 

叶修半陷在枕头里的脸往边上蹭了蹭,眉毛边上搭下来的一撮毛给蹭得更乱了。

 

“明天就得辛苦你扶我去厕所了“叶修懒懒道,”后几天才麻烦呢。唉,真的烦,哥想打荣耀。“

 

魏琛还没来得及消化他那句“辛苦”,看着他手背上的针一阵无语,“你针又不打了是吧?”

 

叶修掀了掀眼皮,魏琛十分怀疑那是个隐晦的白眼。

 

“哥一只手也能虐你,试试吗?”

 

见魏琛抿着嘴瞧他懒得说话,又改变策略,从被单里抬起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说到:

 

“我躺多了难受······”

 

你真是我祖宗。魏琛心里暗骂这人心太脏,简直无所不用其极,但很不幸他本人十分吃这一套。加上这人连个手机也没有就这么躺着的确无聊,总不能指望医院那没几个台画质还不好的电视拯救他吧。

 

“行,你好好躺着吧,明儿给你拿电脑。”

 

叶修就笑,笑得他想来根烟冷静一下。

 

不过临了还是把诸如“点滴快完了赶紧按铃、知道铃在哪儿吗、够得着吗”此类车轱辘话“滋儿哇滋儿哇”地给他念,叶修深受其害烦不胜烦挥手赶他走。

 

叶修:“行行,快跪安。“

 

魏琛:“······滚你大爷的。“

 

真是小没良心。


评论(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