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风泠泠

杂食,甜饼与病气梗齐飞,本质是一枚沙雕😃

【魏叶】非典型住院事件(4)

沙雕病弱梗预警

ooc预警



>>



接下来几个小时魏琛才真真切切体会到什么叫做难伺候。

 

每隔两小时给翻次身倒算不上什么,24小时以后“督促患者下床活动”才真是一场硬仗。

 

叶修虽然躺了挺久,但身上插着管子手上挂着水,虽说是微创到底也给开了几个洞,怎么也是不可能想起来走走的。何况他浑身都没什么力气,感觉自己五脏六腑现在乱七八糟,对于医嘱颇为力不从心。老魏同志看他那样儿也有点不落忍,但不听话是不可能的,要么他来要么被医生骂一顿然后还是他来,于是狠狠心伸手去把人薅起来。

 

叶修嘴上还是皮,说魏琛折腾他,然后自己颤颤巍巍挂在魏琛胳膊上往下挪。他头一回挨刀,浑身都别扭,偏偏刀口开在肚子上弄得他抬腿都不知道该怎么用力。所幸魏琛颇上道地捏着他的腿给他慢慢放下来好好地穿进鞋里,期间很小心地没压着挂在床边的一系列胃管尿管引流管,做派和他熬了两天的糙样看着颇不相符。

 

叶修一边“嘶”一边歪在魏琛身上,虽然动作缓慢,到底因为虚得不行,眼前好一阵金星乱冒。魏琛虽然比叶修略矮一点,居然也奇迹般完成了把人仔仔细细搂在怀里靠着这个操作。叶修蹭着他匀了两口压得绵长的呼吸,一手抓着老魏一边肩头,自个儿慢慢站好了,然后略略偏了偏头看着魏琛,又呼出一口气。

 

魏琛生怕这祖宗又有哪儿出了毛病,刚想开口来着,就听叶修懒懒地道:

 

“你馊了。”

 

“······”老子不眠不休照顾你还得落嫌弃了?这什么白眼儿狼啊。

 

“你一会儿回去洗个澡歇歇呗,晚上别熬着了,我这儿反正没什么事儿,你要不放心请个护工也成。你看看你这,跟我欺负你欺负成什么样儿了似的。”

 

魏琛心说可不就是你这个祖宗吗。

 

“得了,我回去收拾点东西也成,反正你老人家这会儿也不用人扶着去厕所。哎,现在呢,先搀着您老出去遛遛。”

 

魏琛收拾起床边上挂着的几个看着颇为血腥的袋子塞进叶修没挨针的那只手里让他自己提着,然后摘了钩子上挂着的点滴举着,一手扶着叶修,俩人就慢腾腾地往病房外面蹭。

 

只是插着管子的感受实在很古怪,更不用说动过刀子之后感觉自己内脏一片混乱。叶修自己估摸着还没太意识到,魏琛倒是很明显感觉到压过来的重量越来越大,结果他俩磨了半天,将将到了房门口,叶修干脆整个人都歪在魏琛身上,得亏老魏平时不忘练练他这腱子肉,扛着倒不费劲,结果叶修半死不活地开口说:

 

“我觉着我活动得差不多了,”叶修顿了一下,“回吧?”

 

魏琛:难以置信.jpg


魏琛:“咱好歹走出这个房门行不?”


叶修:“没必要吧。下床活动而已。你看我下来了,也活动了,我觉得可以了。”


魏琛:“我算是明白为什么要我‘监督’你这个病人下床活动了。”


什么混账玩意儿,魏琛腹诽,简直无法无天了。






我要奶一口自己晚上二更><,短小得我自己都难以置信,望天

感谢催更的小可爱抽打我治疗我的懒癌_(:з)∠)_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