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风泠泠

杂食,甜饼与病气梗齐飞,本质是一枚沙雕😃

【魏叶】非典型住院事件(2)

ooc预警><
短小预警




>>



半夜刚折腾进医院的时候,病着的这位其实精神状态算不上太糟糕,甚至还有闲心耍嘴炮开个把玩笑,看着也没怎么担心之后手术的事儿。倒是魏琛跑前跑后忙了半宿,配合着脸上的胡茬,倒有些说不出谁看起来更憔悴。用魏琛的话来说,就是不知道他上哪儿给自己刷了个小回复术,可能是感觉自己算不上很严重,一点作为一个病人的自觉都没有。不仅如此,恐怕还对自己误解颇深,心宽得魏琛自叹弗如。

但是话是不能说太满的。

及至一清早被拉去插上了引流管,叶修整个人立刻怂了一半,气焰大减,终于不情不愿现出了带着菜色的病容。
魏琛扶着突然一下开始找不着重心的叶修,觉得自己好像搀着一只被人给四脚套上了鞋子的猫。叶修龇牙咧嘴地歪在他身上往病房蹭,好似那两条腿根本不是长在他身上的。魏琛瞅着他蔫耷耷的模样,心疼归心疼,只是这副尊容实在很难不引人发笑。

他没忍住扑哧一声,叶修气得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但是因为浑身别扭掐不出什么力气来。

“你笑屁啊。”

“行行行,我不笑。是谁昨天半夜豪言壮语说微创而已三天就出院的?”

叶修斜了他一眼。

魏琛偏了偏头,“我说,这事儿瞒不住的吧?”

“我也没打算真瞒着,反正她俩回来以前先别说吧。等她们回来了我估计也好差不多了。”

“哎哟那您可得抓紧康复啊!”魏琛上下打量着他“啧啧”了两声,“你是仗着有什么事咱老板娘也只会把我往死里切是吧?”

叶修笑笑,结果笑到一半龇牙咧嘴地“嘶”了一声,实在是哪哪儿都觉得别扭。

“靠。”他无力地抱怨了一声,继续压在魏琛身上往回蹭。
 





 
中午魏琛在附近弄了份盒饭,没去叶修跟前讨嫌,在外头匆匆忙忙塞进了胃里才回来。这顿饭吃得颇有些食不甘味,他看着没心没肺,却也不可能真的心宽似海。只是到这会儿已然没剩什么心可以操,他就是忍不住把前前后后的手续、检查单、医嘱在脑子里翻出来列表循环,试图让自己有点事做。医生的意思,腹腔镜算不上是很遭罪的手术,恢复起来也快,可是到底什么才算得上是遭罪,多快算得上是快呢?
他自己是没经历过这种“内伤”,突然发现自己有点不敢想。

无论如何,叶修见他回来的时候,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表情一如既往的“无事也欠抽”。

“护士长说了,你这情况还好,过会儿医生过来看一眼,您老人家只管放宽心就行。”

“我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叶修笑了笑,“过两天接着虐得你们找不着北。”

“呵呵,老夫就不该心疼你。”
 
 
 



 
魏琛再看到叶修的时候,暮色已经缓缓铺开了。

麻醉还没有完全过,他平躺在床上,没有垫枕头,头往一边侧着,脸色比平时苍白得多,唇上几乎没有血色。顶灯的光线亮得晃人,医院的白被单就显得分外的刺眼些,看久了涩得慌。

“叶修,叶修?醒一下”,魏琛凑过头去喊他,“醒一下呗?”

叶修晕得混混沌沌,蹙着眉不想理他,“嗯······”

“老叶?叶修?修修?” *

叶修被他烦得不行,但是完全没力气张嘴,神志不清地继续哼哼。

“我说你怎么还撒娇啊?这会儿真不能睡,睁下眼呗?”

“······”

“叶修同志!劳驾您睁下眼?”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糟心货烦得没奈何了,又实在没力气挣扎,叶修总算迷迷瞪瞪眨巴着眼皮把右眼睁开了条缝。

魏琛现在很想谴责一下自己的良心。

因为他竟然在这种场合脑子里蹦出了“可爱”两个字。

他迅速一巴掌把那俩字扇到一边,接着在叶修耳朵边上喋喋不休地喊他,终于烦出了叶修第一句话。

“你烦死了······”几个字都是含含糊糊的气音,但并不妨碍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叶修这会儿不再无意识地哼哼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魏琛,眼神不太聚焦,只是虚虚地朝着这个方向目光呆滞地瞥过来。

魏琛知道他还没清醒,而且一直这个姿势躺久了也不舒服,因而凑到他耳边说:“一会儿血压稳了就给你摇起来一点,之后再想这么躺着都不行了。”

叶修眯了眯眼睛,眨了几下,心想这货到底会不会说话啊。

魏琛看着他这迷糊劲,半天没出声,过了一会又默默谴责起了自己的良心。
 
 






*这句来源久任太太的一个视频,后面还有句“修宝宝”,我觉得放在这儿太羞耻了,旁边还有医生呢,就没让老魏说><

评论(13)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