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风泠泠

杂食,甜饼与病气梗齐飞,本质是一枚沙雕😃

【魏叶】非典型住院事件(1)

ooc预警
生病梗预警
注意避雷么么哒


>>


魏琛此人,虽有两分江湖气,看着糙得很,颇能让人往游侠小说带着的落拓气上联想,实则心眼子只多不少,而且竟然细致得出乎意料。他跟叶修住一个屋里头,本来陈果老早做好了一推门满屋子乌烟瘴气没地儿下脚的准备,谁知道乱是乱了一点,除了这俩货偶尔“聚众”抽一把昏天黑地的烟,平时还算得上干净;除此之外,倒是没有她预期中那种难以描述的恶劣。

因此他也没有因为半夜睡太死,或者耳不够聪目不够明,错过对面床上不太对劲的动静。

他半梦半醒间不知怎么睁眼醒了过来,耳朵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床垫里的弹簧压出翻来覆去的细微声响来。被单摩挲扯动的间隙里,还夹杂着间断的抽气声,仿佛压抑克制得十分艰辛,又有些像是不知什么原因喘不上气。

魏琛瞬间从头到脚清醒了——他紧接着捕捉到了一丝不慎漏出来的短促喉音,只有细弱的短短一息,蓦地又喑哑下去,在静谧的夜色里轻得仿佛一个转瞬即逝的幻觉。但魏琛依然清晰地听出了声音里包含着某种压抑到快要无法忍耐的疼痛。

他一个翻身爬起来,在窗外透进来的微弱路灯光间看见对面床上几乎缠成一团的被褥上揪扯出痛苦的褶皱来。

“老叶?”魏琛试探性地伸出手,怕惊着他似的轻而缓地抚上去。手甫一贴上去,便是一阵瑟瑟的颤抖。魏琛这才看清,叶修整个人都蜷成了一团,背脊僵硬地弓着,被子被他拽得缠在身上,又因为实在疼得辗转反侧,已经快要缠成一只蚕茧。发丝被冷汗凌乱地黏在脖颈间,越发显出他一张没有血色的脸白得发惨。

“老叶?叶修?怎么了?”魏琛一时间头大如斗,探到他额上全是冰凉一片的汗湿,整个人冷冷地裹在潮意之中。他伸手想把缠得不成样子的被子解开,可是这人全不配合,稍微一动手脚就绞得更紧。魏琛总算看出来这恐怕是胃病发作,不然也是腹部一带类似的急症,可是叶修既说不话来也没法配合,僵持得魏琛躁出一背的汗,只能狠狠心强行掰开他的胳膊把乱七八糟的被褥都扯出来。

手上没了个可泄劲儿的地方,叶修无可奈何地攥着拳咬死了嘴唇,然而效果不怎么理想,魏琛稍微一动他,他千辛万苦忍住的痛呼声就争先恐后地往喉管里挤,唇齿间稍稍错动了一下没咬住,哼出了声。

这一声落下,激得魏琛心里又是一个哆嗦。他撩祸扯淡的嘴皮子功夫大概早就不知道忘在了哪个犄角旮旯,满脑子的话车轱辘似地乱转,暗暗吸了几口气,才尽可能平静地说出一句“你怎么回事到底哪儿难受“,他心惊胆战地搂起叶修顺平了一口气,这才听见叶修终于低低地说出一句整话来。

“······嘶······有点儿······胃疼······”

这是有点儿吗?魏琛简直要给他吓死,又不敢太动声色,免得糟他的心,只好故作轻松,一肚子就要漫出嗓子眼儿的担惊受怕被他硬生生憋了回去,梗在胸口好悬没憋出点毛病来。

这回没再等叶修说什么,老魏同志当机立断把人送去了医院。
 




意料之中,胃溃疡附加穿孔,不过穿孔不算太严重,算是万幸。住院是跑不了了,魏琛一边听着医生一番长篇大论,一边发现叶修这货不知道是不是这会儿缓过一口气了,蓝条血条奇迹般地涨上去一点,居然还有精力冲他笑了一下。

魏琛满脑子的“腹腔镜手术须知”,恨不得多长一双耳朵,被他这么一笑,很想揪着人问问“你是不是又不疼了”。

结果他老人家还真就不走寻常路,躺了一会儿被通知可以等一早再插引流管,这会儿先禁水禁食。手术给排在了下午。

“得了,你先好好躺着,大半夜的看给我吓这一身汗。”

叶修捂着胃哼哼,“这会儿没那么疼了。”

“是啊可把你得瑟的。”

魏琛拉了把椅子过来坐下,血常规的报告单捏在他手上已经搓起了一点皱。检查做完,病房床位和手术安排都定了下来,他才真真正正松下来第一口气。夜色总是容易让人混沌,七上八下忙了大半宿,期间一直没工夫管别的,再加上他俩本来都不是着急的性格,现在坐下来,才觉出来方才忙手续时的冷静,一多半是因为他压根儿什么也没来得及多想。

而叶修除了躺在那儿缩着看着有点惨兮兮的样子,居然比他还淡定。

评论(6)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