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风泠泠

杂食,甜饼与病气梗齐飞,本质是一枚沙雕😃

【周叶】低温症

OOC预警,各种bug预警

时间线第六赛季,虫爹似乎没仔细写过具体赛程,有任何bug求捉虫><

----------------------------------------



比赛落下帷幕,余兴未了的看众开始踏着湿寒的夜色散场。灰紫的夜幕下星辰稀疏,路灯升起带着毛边的光晕,映着街面上大大小小的水迹里惨淡的反光。

打半下午时起,一场阴冷的雨夹雪就淋漓地绵延了起来,雪花打落得扑朔迷离,大多在半空里就融进了冰冷的雨滴。这个天气的雪远远积不成白色,较之一般的冬雨多的只有刺骨的冷意。

叶修在南方待了好几年,被迫习惯了这种阴冷的天气。温度计上倒还是很平和的数值,然而杀伤力完全不遑多让。他裹上外套溜进安全出口的通道里,门一推开立刻迎起一阵扑面而来的寒气。

“嘶······”叶修打了个寒噤,拢了拢衣领。之前放晴了几天,连带着衣物也减了几件,谁知道突如其来一股寒潮刮得整个H市的气温降了好几度。比赛场地有供暖,穿太多整个人又动弹不得,叶修这么打算着,这一身放在室外就完全不够看了。

通道里的窗户还开着,一阵带着湿气的风涌进来,寒意一直吹到了发梢,在室内还能维持着温热的手指迅速冰凉到了指尖。叶修把手指拢到唇边哈着热气,手心里很快带起了一阵暖意,然而这一息微薄的温热尚来不及传递出来就已经无力地散尽了。附着在掌心和指缝间的水汽紧接着飞快地冷却下来,毫不留情地带走了好不容易积攒下的一点温度。

这简直是个死循环。

叶修哆哆嗦嗦蹭到楼梯口,手指尖已经差不多冻僵了。寒气从脚底开始缓缓向骨头缝里侵蚀。腿上的皮肤冻得麻木,寒风袭来的时候让他几乎有一种裸露的错觉,外裤的存在完全聊胜于无。

楼梯间比过道里更阴冷,在一片昏暗中尤为如此。叶修跺了跺脚,顶灯毫无反应。他又更用力地试了一次,冻僵的小腿震得囫囵地麻了起来,痛觉后知后觉地传回大脑里。叶修胡乱伸手搓了搓大腿,顶灯终于缓缓亮了起来。

往下走了几级台阶,寒气扎得皮肤发麻,感官也冻成了混沌迟缓的一团。麻痒抑或钝痛的界限已经模糊起来,甚至于对于冷极还是热极的认知都恍惚地混淆起来。牙齿渐渐开始打起颤,上上下下撞出细碎的喀嗒声,冷空气在鼻腔和肺叶里瑟缩着循环,带起微微泛紫的嘴唇几乎无法抑止的颤抖。

 

 

······

 

 

周泽楷结束客场的比赛,翘了采访,一阵风似的溜没了影。江波涛留在原地,似乎颇为无奈地牵起一个浅浅的微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采访半天也憋不出几个字和根本就采访不到人,倒有一点微妙的类似。

周泽楷早先来的时候,特别留意了各处安全出口的布局,一路走得不快,默默多留了几眼格外的在意,心里渐渐有了些计较,盘算出了大致的一份结构图。叶修退场时从哪儿走的他虽然没看到,但几处分析下来,已经预判出了几条线路,按着可能性大小列好了顺序。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人事一试。

只不过,前辈每次都匆匆离场,只是因为不喜欢被采访吗?

周泽楷推开一个安全出口的门,寒气如期而至。他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这里······好冷。

他快步走向楼梯间,背后帽子上长长的绒毛在空气中抖出柔软的颤动,衣摆两侧坠下的带扣飞舞起来。顶灯随着他有意放重的脚步声慢一拍似的渐次亮起,他有时要在昏暗中凭着感觉探下几级台阶,头顶一点算不是太明亮的光晕才能接着照亮余下的阶梯。

这也导致了他一开始并没有发现瑟缩在一角的叶修。

周泽楷差不多习惯了楼梯的高度,甚至已经不自觉飞快记住了每次转弯前的级数,当他准备再次转身时,昏黄的光线终于大亮。他视线已然转向了左侧,余光到底没有错过——

前辈?!

他迅速转身两步赶到叶修身侧半蹲下。叶修抱着膝半垂着头,冷颤隔着冬季的外套依然清晰可见地落入周泽楷眼中。

“前辈,怎么了??”

叶修怔怔看着他,像是在疑惑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半晌才缓缓喊出一声“小周“来。周泽楷被他吓得要死,手心不自觉覆上了叶修冻得青白颤抖的指尖,冰铁似的温度更加剧了他的不安。

“前辈······我带你出去?这里······冷······”

然而叶修垂眸摇了摇头,“别······我歇一会儿就好······”他实在冻得僵硬,脚下开始发虚,万不得已歇在了这里,却完全没有好转。温度马不停蹄地流逝着,他只觉得越来越冷。

是低温症吗?周泽楷想到。那就更不能继续呆在阴冷潮湿的楼梯间里了。可是现在出去回到场馆内,难免不跟记者和各色闲杂人等遭遇一场;叶修至今从未在媒体前露面,现在更是拒绝出去······可是低温症这种事哪里能再拖?

“前辈······得罪了······”

周泽楷半跪下来,解开自己的外套,把叶修整个人拢了进来。冰凉的寒意撞进周泽楷怀里,同时暖融融的热度从他敞开的宽大衣摆间散发出来,将叶修一身寒凉包裹其中。周泽楷一手揽住叶修,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划开叶修外套的拉链,瑟缩颤抖的躯体直接被贴近了他的胸膛。久违的暖意开始缓缓传递进叶修快要麻木的身体,温暖到近乎虚幻。周泽楷拥着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手机来,仓促拂去屏幕上的白雾,给江波涛拨了个电话。

叶修听着他近在耳畔的一通“眼神交流”的电话,为数不多的几句话也足够他因为寒冷而迟钝的大脑觉出焦急与慌乱的意味。灼热的吐息就呼在他耳畔,说话时的一点震动都能清清楚楚感觉得到。隔得太近了,年轻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仿佛没有距离,鲜活得好似要撞进他心坎里去了。

周泽楷挂了电话,腾出手来,立刻兢兢业业捂住了叶修的手。

温度热得几乎发烫,落差大到叶修在心里替周泽楷冰了一个激灵。

“小周,冰到你了吧?”叶修抬头看向他,语气里带着轻缓的虚弱。

“没有。”周泽楷回望着他,很认真地摇头。

“小周手总是这么热啊,年轻人火力就是旺。”叶修笑道。

“那······前辈,以后······我来给你暖手,好不好?”

“······小周?”

“一辈子,好不好?”

 

 

 

 

End

 

 

 

PS:查时间线查到崩溃,翻了几个考据的贴发现虫爹时间线bug比我想的多多了,悲伤到呕吐。关于第六赛季背景这里就完全放飞自我私设了,有任何bug请告诉我我来改><


评论(18)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