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风泠泠

杂食,甜饼与病气梗齐飞,本质是一枚沙雕😃

【韩叶】 咳嗽与男友围巾

诈尸短更

OOC预警,不知道算不算一篇合格的病叶QUQ

人物属于虫爹,只有OOC和bug属于我

轻松甜饼向

时间线冬休,我又回归了冬天专业户><

 

>> 

第十区,一片腥风血雨之中。

 

君莫笑依然一身刺得人眼睛疼的花花绿绿,指挥着兴欣的一票人马正在大把混乱之中左冲右突。好巧不巧,今儿跟霸气雄图也杠上了,连着大漠孤烟在内,场上一水儿的神级角色,可想而知是要多热闹有多热闹。公会抢boss的队伍连着闻着味儿匆忙奔袭而来的粉丝们一起,盛况空前外加尸横遍野。

 

本来boss推得顺顺当当,你争我抢在大神们这里说穿了左不过你来我往套路深似海,直到君莫笑在众目睽睽之下十分令人费解地绊了个磕巴。

 

这······大神这是什么操作?

 

毕竟不太敢相信叶大教科书能搞出这种级别的失误来。

 

不过离得近的几位倒是听出了不对来,耳机里从君莫笑那边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

 

“叶修你病了?“

 

“老叶你怎么回事?病了?君莫笑跟抽风了似的完全精神污染啊!“

 

“卧槽叶修你这咳得老夫耳机都给你震掉了。怎么搞的你,越咳越凶啊······“

······

“咳咳······呛着了,呛着了。——诶诶你们愣着干嘛,赶紧上啊!“

 

韩文清也在“离得近“这个范畴,自然也听到了叶修的咳嗽声。哄别人就罢了,哄他么?韩文清黑着脸点开了小窗。

 

大漠孤烟:“叶修你怎么又病了?!“

 

君莫笑:“没有,就咳嗽。”

 

同时操作也没停,趁着大家分了一秒钟神的功夫又刷了一波伤害。

 

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才好怎么又咳嗽?”

 

君莫笑:“不知道。哎老韩你还废什么话,不帮着你们公会再最后挣扎一下?”

 

大漠孤烟:“······你就是欠的。”

 

大漠孤烟:“等着。”

 

韩文清一向大丈夫言出必行,boss尘埃落定以后他就收拾东西去了。本来过阵子他也要去找叶修的,既然这家伙又把自己折腾出毛病了,他于是迅速给自己改了签。

 

要不是今儿堵着他了,他是指望能拖着瞒他几天?

 

这厢叶修尚不知大祸临头,而自己室友更是东窗事发以后把他往韩文清那儿卖了个一干二净。他当时虽然心头掠过一丝没来由的紧张,但想着反正过阵子人来了他八成也好了,加之推图抢boss分材料不亦乐乎,老韩这二两恐吓,早给他抛到了脚后跟。所以等老韩同志告诉他自己快到了的时候,叶修整个人都给猝不及防地吓成了一尊会喘气的手办。

 

“手办”僵直了几秒,然后抓起外套风风火火冲出去接人。

 

凛冽的北风刮进衬衣领,从纽扣的间隙中见缝插针,把他吹了个透心凉。寒意在肺里瘀出密匝匝的痒意来,呛得他几乎把喉咙咳成一副破锣。

 

韩文清见到他的时候,叶修正好结束一波咳嗽,勉勉强强把嗓子清了个干净,没用破锣来招待他的远道而来。

 

“大冷天的你跑出来干什么?怎么连个围巾都不知道戴,看着都冷。”韩文清皱着眉头把掌心贴上叶修给风吹得冰凉的胸口,一阵浓烈的暖意立刻隔着衣衫递了进去,肺叶里躁动支楞的刺痒一瞬间就被平息下去不少。

 

叶修不由得凑他更近了些,眯着眼安静地贴在眼前的热源上。韩文清一手捂着他前胸口,一手贴着他后背心,几乎把人环进了怀里。俩人静静地搂了一会儿,直到终于还是被叶修的咳嗽声给打断了。韩文清皱眉,伸手去探他额头,叶修顺从地由着他把手背贴上来。

 

“没烧——都说了没什么事,老韩你这么怕我发烧啊?”

 

“······”韩文清偏头乜了他一眼,“我怕你再烧出个肺炎来。”

 

“切,哥至于吗?”

 

“我看你特别至于。“

 

往常换季变天的当口上叶修也容易咳嗽一阵子,说轻不轻说重不重的,吃药也管不了太大用,过一两个星期总能好。当然,前提得是他自己不作死。这一回他前脚重感冒才好,左右隔不过半个月,现在又咳成这个样子,韩文清难免更在意些。加之自从他知道了咳嗽低烧拖成肺炎的各种案例以后,深觉不妙,自然要把叶不省心看得更紧些。这家伙打起游戏来还能知道自己发没发烧?何况除了韩文清,现下也没第二个人管得了他。

 

韩文清刚试他额头温度时撤回了一直抚着他胸口的手,叶修骤然离了源源不断的暖意,肺里沉甸甸的痒又争先恐后地往上窜了起来,直呛到喉咙管里,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逼出一串带着刀片刮擦般生疼的咳嗽来。他捂着嘴把鼻尖埋进韩文清的大衣里,挂在他肩膀上起起伏伏地缓缓喘匀一口气来。

 

“艹······老韩我们回去吧······”

 

叶修有气无力地开口说道,泛起微红的眼睛带着几分湿润看着他。

 

韩文清抿了抿嘴,又把温热的掌心贴上来,同时准备就这么着“挟持”着他往回走。

 

“哎哎别介啊老韩,这还怎么走路?有伤风化不是。”

 

“······”

 

韩文清一边眉毛威胁性地挑了一下,盯着叶修看了一秒,然后开始把脖子上的围巾往下解。长长的围巾被他解下来一多半,又密又厚的流苏顺着他的动作在风里画了个颇有气势的弧。他凑近了叶修身侧,把另一头从叶修颈子上绕了回来,三两下把俩人给严丝合缝地缠在了一起。严严实实理好了带着体温的厚围巾,他就着这个姿势伸出手臂一把把叶修整个人连腰带胳膊揽进了怀里。

 

我天爷。叶修心想,了不得了。老韩哪里学来的这些?

 

而且,这样就好走路了吗?

 

韩文清一路都紧紧搂着他,叶修百年难遇地觉得有点臊得慌。而且韩文清一点也不老实,紧紧箍住他腰的手还小动作不停,摸来摸去,誓要把“上下其手”这个词给望文生义曲解到底。以往天气尚温和的时节俩人出门遛个弯,韩文清偶尔揽着他腰的时候也总是有意无意在他背沟一带来回逡巡,有时候他本人都没完全意识到自己一路摸来摸去的“耍流氓“行为。可现在大冬天厚衣厚袄的有什么可摸的?棉花和羽绒么?

 

叶修到底还是被一路搂回了上林苑,不过上楼之前他冒着差点把他们俩一起勒死的风险无论如何总算把这长得令人发指的围巾给解了下来。其实韩文清过来了,叶修晚上也就不必回上林苑了,但招呼总要打一个。兴欣的人见能治这祖宗的人终于来了,忙不迭地几乎要把他打包扔给韩文清带走。

 

“······都是一群小没良心的!”

 

 

晚间回了自己住处以后,韩文清二话没说迅速把手脚冰凉的叶修扔去洗热水澡,并且盯着他爬进床铺外加喝水吃药自己才去洗漱。结果没等他推门出来稍稍松口气,就看见本应该老老实实待在被子里的叶修居然跑下来,光着个腿在房间里不知道在翻些什么。

 

“叶修?!你找什么?”

 

“热水袋啊!不是说晚上睡觉把热水袋垫着后背心咳嗽好得比较快——诶诶你干什么放手咳咳咳咳咳······”

 

韩文清莫名就觉得有点气。


有我这个大活人在,他心想,你还找什么热水袋啊?

 

叶修被他不由分说扔进了被子里裹紧。他哼了一声故意翻过身去背对着他,甚至于手指收在下颌底下紧紧拽着被子边儿,浑身上下就只勉强把一张苍白的小脸给露在了外面。当然,从韩文清的角度看来,叶修就只给他留了一个乱蓬蓬的后脑勺。

 

然后叶修就感觉身侧一沉,韩文清极有技巧地扒开了他的被子卷儿,没漏一丝风地钻了进来。炽热的胸膛贴上他的后背,温暖的触感如期而至,驱散着他肺叶里蠢蠢欲动的痒。温热的呼吸喷在他后颈,熟悉的气息从四肢百骸包裹住他,安宁而强大的安全感带着独有的霸道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困意立刻丝丝缕缕地袭来。

 

得,哥这辈子算是栽了。

 

叶修迷迷糊糊地想着,心一横,窝进韩文清怀里把他胳膊拽到自己胸前攥住,后脑勺擦着韩文清的鼻梁使劲蹭了蹭,也不管自己头发糊了人家一脸,阖上眼皮准备睡了。

 

“欸老韩?”

 

“······嗯?”

 

“灯没关。”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

短小见谅,手速慢到怀疑人生······

写这篇主要是因为最近又tm开始咳嗽,肺都要吐出来了,没有老韩给暖暖,绝望。

一写韩叶就只想甜甜甜,根本舍不得虐老叶><



评论(15)

热度(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