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风泠泠

杂食,甜饼与病气梗齐飞,本质是一枚沙雕😃

【all叶】发烧到晕倒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ooc预警 病叶预警 大家注意避雷 比心
人物属于虫爹,ooc和bug属于我
以下正文的分割线
————————————————————



早上醒来那会儿,叶修发觉自己嗓子疼得说不出话来。灼烧感和干涩的刺痛包裹着喉咙,让他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以内都只能用气声儿发出一点声音来。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或者说,昨天叶修发现自己嗓子有点疼的时候就知道这是感冒的前奏了。虽说小病总要不可避免地得那么几次,叶修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希望好好睡一觉外加多灌点热水就能逃过这一回。不过很显然梦想幻灭,一觉醒来浑身酸痛嗓子冒烟,少不得自己要病上几天了。

叶修挣扎了一下,发现头晕得厉害,勉强坐起来以后眼前就一阵阵地发黑。伸手探了探额头,手背上传来的热度已经足够让他意识到自己发烧了。

在努力了半天还是腿软头晕站不稳以后,叶修终于放弃挣扎,转而给苏沐橙发了条消息让她给请个假,说自己如果好一点了就再过去。发完消息以后叶修以惊人的意志力给自己烧了点水喝掉才重新精疲力尽地躺回床上。

睡下没多久苏沐橙就拎着一个超大号保温桶来找他了。叶修看着那一桶大概够他吃上一整天还不止的白粥哭笑不得,苏沐橙说是食堂阿姨听说叶领队病了,二话不说就给打了这么多让她带来。叶修哑着嗓子笑,说哥就是这么有魅力,生个病还有这待遇。

病恹恹没什么胃口的叶修在苏沐橙监督之下勉强喝了点粥垫垫胃,又十分乖巧地吃了药才重新躺下。苏沐橙给他弄了个冷毛巾,又定了几个吃东西吃药的闹钟,嘱咐了半天才走。

叶修没多久就又睡了过去。高烧将他迷迷糊糊地困在了并不安稳的睡梦之中,搭在额头上的毛巾早就被捂得跟体温一样了,他也没有醒来。无意识翻动身体时,湿毛巾就落在了枕头上,不温不凉的水渍很快就染开一大片。烧得通红的脸颊贴在浸湿的枕头上,别扭难受的感觉让他无意识皱起了眉。

他浑浑噩噩地觉得自己置身于一片浓重无际的黑暗中,乱成一团的脑子里却感知着形形色色匪夷所思的场景——诡异闪烁的色块、单调重复的机械音、一团浓黑中往复运动着的不知什么庞然大物……一会儿又仿佛是趴在哄抢野图boss大乱斗的地面上,无数角色从他的视野上方掠过,地面被震得隆隆作响,嘶喊声不绝于耳。他好像身临其境,突然又仿佛是以第三视角抽身于外……

轰隆隆隆隆……

然后他终于醒了过来。

没有诡异的音调,也没有大地的颤动。是他的手机响了。

叶修缓了好一会儿眼前才恢复清明,在此期间他差点又倒回去一次。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几条来电未接和未读消息,还有错过的一排闹钟提醒。

已经……快下午了吗?

刚醒来还没有恢复嗓音,叶修于是滑开手机,缓慢地回着消息——实在是手上没什么力气。

是竞技总局的人过来,需要当面确定一些文件,尤其需要他这个领队敲定签署,其他队员算是随同领会精神。大家知道他病了,都不想折腾他,所以只是态度温和地问问他的意思。但既然给他打了电话,就说明还是比较要紧的正事。叶修坐起身来,想着就是发个烧而已,而且现在比起早上站不稳的状态已经好多了,虽然脚下轻飘飘,但出个门应该不成问题。几个文件而已,不会太久。

于是叶修披好衣服,又吃了几口东西,踩着轻飘飘的步子往会议室去了。叶修从未觉得自己如此身轻如燕过,仿佛置身云端,走路飘得都好像不费力气似的;整个人都对周遭的环境生出了一种奇异的疏离感来,就仿佛是秋风中穿过萧索的落叶时会对天地旷远生出的那种荒诞感觉。

到了会议室,叶修才发现国家队的人除了他都已经到齐了——当然不是老老实实端坐在桌边,虽然算不上四仰八叉、总算给竞技局的人点面子,但也是十分随意了。

叶修清了清嗓子进了门,大家见他一脸病容神色憔悴,唇上都没什么血色;以往的嘲讽表情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一副引人姨母心泛滥的模样,一边七嘴八舌地慰问他一边很是默契地无声糟粕起了电竞局来的工作人员。赶了这个不巧,他们也挺不好意思,现在人来了,就赶紧速战速决吧。

于是废话不多说直接切入正题。叶修尽管省着气力不太动嘴,但总也有表达些意见的时候。虽则反复清了几回嗓子,一张嘴还是哑音。叶修抓起给他备的一杯热水灌了一口,这才接着说出话来。一句话被咳嗽断了几回,听得人心里不落忍,竞技局的几个人觉得自己都快被这一桌人的视线盯穿了。

好不容易签完文件,几个人跟刚采访完韩文清似的那么个样子,说了几句叨扰问候的话就赶紧溜了。

莫名有一种君莫笑把野图boss撵得落荒而逃的既视感。

叶修本来还想再跟国家队一众交代几句,但大家齐齐要他回去歇着,他自觉精力不足,倒也顺从地应了。站起身来一边往外走一边把人往训练室赶。

“咳咳……那什么……哥就先回去了,你们……咳……可不能趁哥不在、咳咳咳、就训练偷懒啊!”

“老叶你至于吗都病成这样了还不赶紧回去躺着看不起我们职业选手的操守吗!简直了快走快走……”

叶修没力气理他,敷衍地应着声挥手让他们赶紧过去,自己还是慢吞吞轻飘飘,走得比较靠后。然而没几步路的功夫叶修突然觉得浑身一冷,无法言喻的寒冷和压迫感铺天盖地地袭来。

“唔……”叶修忍不住低低地喘了一声,声音含糊几不可闻。一阵冰冷的寒意突如其来地包裹住了他,叶修忍不住地打起冷战来,整个人一瞬间如坠冰窖,一阵从胃底升腾起的呕意翻涌上来,逼得他略略弓身,手也不自主撑在一旁的墙壁上。

他眼前还是大家上一秒的身影,周泽楷刚刚走到他身侧;喻文州在不远处和王杰希说着什么;前面几个人影三三两两的走动着……人声还在他脑子里交织环绕、此起彼伏,重叠模糊穿梭着的人影又好像忽地从他思维里抽离,一时远一时近。走廊在他视线里光怪陆离地扭曲起来,四面八方的白色光晕包裹着他眼前的一切;在这白茫茫一片中叶修似乎又能听见面前这些人不论距离都在说着些什么,无数支离破碎的句子不合逻辑地出现在他脑子里……下一秒他恍惚间感觉到了一阵失重,眼前虚化的白光落成了仰视的角度,然后蓦地一黑。

叶修身侧的周泽楷就看见他眉头蹙着,眼睛几乎半闭,搭在墙上的右手脱力般滑了下去,接着整个人就松了劲似的往下垮。周泽楷什么都没来得及想,下意识伸手一揽把人接住。叶修软倒在他怀里,睫毛在耷拉下来的发丝的阴影间垂下,整个人都在颤抖。周泽楷维持着屈膝倾身的姿势抱住叶修,惊魂未定,

“前辈……!”

这一下,走廊里的人都是一惊,周泽楷干脆伸手一抄叶修的膝弯把人抱了起来。叶修被抱在怀里,无意识地蜷缩着身体,冷颤不住。病态的红晕烧上苍白的面颊,整个人都是烫的。

“队医……”

喻文州一边招呼周泽楷把人抱休息室去,一边迅速打电话叫队医。旁边的王杰希当机立断去拿温度计。余的人在队医匆忙赶过来的时候已经先找来了毛巾酒精之类可以用来物理降温的东西。

队医赶到的时候,叶修身上盖着好几个人的外套依然在发抖,紧闭着眼睛一点要醒来的意思都没有。王杰希给量过了体温,38.7摄氏度。起先看到人晕倒,提心吊胆怕烧到了四十度往上走,有什么大的不妙。队医检查完说叶修会晕倒主要还是体质原因,低血糖、体位性低血压这些也有关,他一直寒战得厉害也会加剧心率。现在吃点药再加上冷敷擦酒精降温注意观察着就可以了。不过为了保证万无一失的话,等人状况稍微好一些了最好还是去医院查个血比较保险。这会儿折腾出去的话人太受罪。

叶修现下还缩在周泽楷怀里发抖,陷在好几件宽大的队服外套里显得格外虚弱苍白。

他的意识在一片混沌中游离着,仿佛沉睡在浓黑的海底一般。没有光,也分不清自己是梦是醒,荒谬的虚无感从四面八方笼罩过来,连带着令人心悸的压迫感一并牢牢桎梏着他。

他陷在这片混沌里,无意识蹙着眉。朦胧缥缈中有人撬开他的牙关给他喂进了一点什么,温软的水流接着滑进他的口腔,他下意识咽进了干痛的喉管,但因为没有意识,喂不进去的水顺着唇角流经下巴和颈侧的弧度滴进了衣领。突如其来的凉意让他更加瑟缩了一下,但很快干燥柔软的触感就拂去了这点冰凉。

不知过了多久,他周身总算渐渐暖了起来,蹙起的眉也终于缓缓松了下来。浑浑噩噩地梦了几回人仰马翻、狼奔豕突的混乱场面之后终于什么也不知道了。

叶修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从自己的床铺里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恍惚以为自己根本没出过门。但很快他就想起自己今天确确实实出去了,还见了竞技局的人、签了文件,之后……

他对于自己烧到晕倒这件事还留有一点微弱的印象,不过他很快就会知道自己关于“没吓着人吧”之类的想法完全就是一厢情愿的扯淡。

他在休息室里发着抖缩成一团怎么都捂不暖的时候大家甚至不敢动他,队医照料了许久他才渐渐止住冷颤。等他终于安稳下来状态不那么吓人了,才敢把他裹得严严实实地送回房间去。之后留了几个靠谱的人轮流照看着直到队医说没事了才罢休。

夜里还要测几次体温,这会儿人刚走,叶修在理清一锅粥的脑回路之前暂时还没有自己已经“兴师动众”了的意识。感个冒发个烧,居然还能直接晕倒,也是长本事了。脑仁儿还在突突的疼,他没再接着自我吐槽,昏沉沉地又闭上了眼睛。

折腾了这么一趟,他自己病着不觉得饿,但事实上根本没摄入什么东西。这边不好挂水,他是被几个人张牙舞爪搞得兵荒马乱才勉强灌了点葡萄糖进去。

病中难得的一点软弱让他在有余力想起自己该操心的一团破事之前直接陷入了黑甜。这一回终于什么梦都没有了,他总算安安稳稳度过了这一晚,没再弄出什么吓人的幺蛾子来。以为自己一觉过后立马可以恢复运转的叶修,大概怎么也不会料到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会被迫以多么豪华的阵容去医院验血,也不会想到大家能如此团结一致滴水不漏比着张新杰的手笔不许他插手工作。

好歹他争取到了战术会议,但大家十分积极踊跃地把他晾成了一个旁听。

不知该喜该忧呢。




End

—————————————————————

我终于更新了……
感觉自己写病弱梗终于遭报应了,这篇写到最后我也跟着感冒了简直2333🙈🙈🙈

然后大家有啥想看的梗嘛?欢迎评论点梗~有时间我就写,1v1和all向都行哒










评论(29)

热度(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