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风泠泠

杂食,甜饼与病气梗齐飞,本质是一枚沙雕😃

【all叶】莫名其妙的咳嗽

【ooc预警,病叶预警,all叶向,大家注意避雷么么扎,角色属于虫爹,一切bug和ooc都属于愚蠢的作者
【夏休和世邀的时间线查了一下懵逼了,于是放弃了还是写冬休……我是要成为冬天专业户的节奏吗🙈私设如山,注意避雷,比心】
以下正文:



叶修最近有点咳嗽。

作为一个老烟枪,咳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叶修给自己弄了杯热水,接着写报告批文件。分析比赛视频看着看着手痒了还会自己开个小号上游戏打一把。这两天需要早起,修仙没刹住车的叶修难免有点两眼鳏鳏,不过他平时也就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现在也看不出什么太大区别来。

接着敲了会儿字,一种介于缺氧和心慌之间的感觉从胸口又慢慢涌上来,嗓子不痒,却让他想咳嗽。叶修捂着嘴不咸不淡地咳了几下,拿起桌上的热水又灌了一大口,算是安抚一下这来得莫名的咳嗽。

月前整个国家队才被拉去体检过,叶修虽然抽烟,但既没肺病也没咽炎,最近也没有感冒,这阵子不痛不痒的咳嗽他就没太放在心上。

过会儿要去训练室作指导,完了还有战术会议要开,叶修喝完最后几口热水,抓起外套去露台抽了根烟。尼古丁的味道让他清醒不少,露台上的寒气也驱散了他大半困意,叶修拢了拢领子,转身进门向训练室走去。

进门把外套扔在墙角的衣架上,叶修开始逐一查看各位选手的训练状况。每个选手各自的状态和互相之间的磨合度他都要考虑。如何在团队战中充分发挥每个人的优势;如何结合这些优势作出针对各种不同战术的应对安排,如此种种,都是叶修每天操心的事情。叶修一边看他们训练,一边根据自己这些天的分析跟选手们交流,时不时会提出一些有针对性的打法建议。

话一说多,叶修难免又有些想咳嗽。起初还只是时不时冒出的几声轻咳,动静很小,他有意压下,听起来和清嗓子的声音也差不太多。可接着他就发现,自己渐渐不太能忍住这莫名想要咳嗽的感觉了。他说完一句话,又咳了两声,本以为可以及时刹住车,结果越咳越凶根本忍不住,到后来眼睛都开始泛红,生理性的泪水伴随着反胃感涌出,很快眼前就蒙上了一层水雾。

“卧槽老叶你怎么搞的?咳成这样?”离他最近的方锐侧头看他。

叶修松开捂住嘴的手,缓了几秒抬起头。他也不知道。

他刚刚那阵势,惊动得整个国家队的人都看了过来。领队大人眼眶红红,眼睛还湿润着,脸上因为剧烈的咳嗽还泛起了一点点病态的红晕。

妈的。看起来好可怜。

“老叶老叶你感冒了???怎么突然咳成这样你是不是……”

叶修迅速打断他,“哥没感冒。”

看黄少天满脸不相信企图用嘴炮跟他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叶修当机立断堵住他的话头,

“可能哥多抽了几根烟吧。”

如果魏琛在,他一定会用“我也抽烟可我也没搞成你这样”的怀疑眼神看着他。而且抽烟过度坏了嗓子和肺的人咳嗽起来会是一种十分令人作呕的嘶哑喉音,根本不是叶修这种。现在魏老大不在,但对面的苏沐橙和楚云秀还坐着呢。俩人十分怀疑地对视一眼,苏沐橙掺杂着关切的目光望向叶修。

“前辈……还是要少抽些烟啊,注意身体。”喻文州说着,就近在茶水台给叶修倒了杯水。

周泽楷表情纠结的盯着叶修了一会儿,一双好看的眼睛眨了眨,牙齿微微咬着下唇却到底没说出什么。如果江波涛在的话,大概会把这种表情翻译为“我好想说点什么可是说不出来有点急”。

叶修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赶紧把话题扯回团队配合战略分析什么的上来。他的声音没什么异常,还是一贯没精打采又嘲讽十足的腔调,如果仔细注意的话就会知道他的确没有感冒,所以这篇儿就很快揭过去了。

但不只是国家队队员们没想到,叶修自己也没想到,他这个来得莫名的咳嗽,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根本没有要走的架势,但凡他有点困倦乏力就会忍不住咳个不停。他的嗓子没有什么不舒服,但就是咳嗽。期间苏沐橙来没收过他几包烟让他完全好之前不许再抽,他也听话地收敛不少。然而他原本预期的这两天少抽几根烟就能好转的局面却完全没有出现。

尽管他在训练室已经尽可能忍着不咳出声了,也还是难免偶尔有忍不住的。这几天大家都快习惯他时不时的一点低低的咳嗽声了。

今天似乎情况更严重些。

叶修写报告熬得挺晚,上床睡觉的那会儿窗外的鸟都开始叫了。从早上起来他就有点隐隐约约的头疼,而且困意汹涌。但烟瘾熬夜操各种心种种原因导致的头疼和倦意交织在一起,连打瞌睡的资格都没留给叶修。甚至他工作间隙想趴在桌上休息一会儿养养精神,也因为神经紧张而根本没法儿睡着。

一向熬夜跟家常便饭似的叶修难得把自己搞成这样一回。他揉着眉心,想着自己果然大不如前了,不能再那么肆无忌惮地修仙……结果又不由自主地开始想现在国家队的磨合度、一大堆还等着他整理的他国选手的资料、新战略……他这个全权负责的领队还真是名至实归。

他去露台站着吹了会儿风,不那么困倦混沌以后才走向训练室。

叶修进了门,一边挂外套一边觉得自己有点气短,还是那种闷闷的想咳的感觉,甚至比前两天要更重一些。看着大家状态不错,他也就省着力气没怎么动嘴。他慢慢拖着步子顺着一个一个看过去,走着走着突然脚下一绊,整个人就往前扑。本来错一步就能站稳,结果不知怎么了重心一歪就没找回来,眼看着就要摔倒。坐边儿上的王杰希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他,叶修抓着他的胳膊才堪堪稳住,居然缓了一会儿才重新站直。

选手们看着比平时迟钝了一个数量级的叶修目瞪口呆。

事后王杰希对此的评价是,“平时作得五脊六兽,也有脚下拌蒜的时候”。

叶修无视了王杰希看向他的十分审视的两道不对称目光,咳了两声,准备扯几句垃圾话就此翻篇。但王杰希没给叶修贫两句的机会,开门见山问他这两天怎么回事。虽然这么说,语气却没有什么疑问的意思。

他一开口,立刻得到了其余人的响应。尤其大家想起他自从前些天有一次在训练室咳得眼泪都出来了以后零零星星的咳嗽就没断过,今天又来这么一出,眼见着是完全没好。不仅没好,感觉好像还更严重了。叶修自己也无奈,他没咽部肺部的毛病有体检报告作证,说是感冒其他的症状也没有,加上这几天烟都少了简直苦不堪言……

“你大概是虚的,”王杰希皱着眉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抽烟熬夜操那么多心,我们这几个人你有什么不放心的,能把自己搞得气血两虚……”

“哟大眼儿,你这不只是看相还会看病了?”

“前辈……黑眼圈……”

“就是啊老叶你看看你整得跟个国宝似的,就算你是老冯的镇队之宝也不带这样儿的吧!要我说你这路都走不稳的赶紧去歇着睡会儿,喏训练室里沙发现成的你赶紧去赶紧去,别弄得我们一个个都跟吃白饭似的啊我们不要面子的吗你们说是不是是不是?”

叶修知道自己睡不着,但国家队上下一心一定要把他扔去休息他也就没再挣扎。训练室里的沙发就搁在一进门的侧边,平时坐人搁东西都是有的。叶修本来也没想着回房去,就说在这儿躺一会儿,让他们看着时间叫他。语毕去衣架上拽了自己的外套下来,在沙发上躺下,外套搭在身上一直盖到下巴尖儿,权当闭目养神了。

叶修躺着,十分徒劳地企图睡着一小会儿。平躺了没多久睡得难受想翻个身,结果微微一偏头就是一阵天旋地转,晕得他直犯恶心,本来就无意识蹙着的眉头这会儿就皱得更紧。叶修挣扎着翻过身,闭眼忍过这一阵晕,只觉得自己头疼得要命,又晕又难受,脑子里的神经全紧紧纠结在一起,疲惫和困倦把他从里到外搅成一团浆糊,绷紧的神经却一刻不放他松下劲来休息。

迷蒙之间叶修感觉到有人把他身上盖得捉襟见肘的外套轻轻掀起来,下一秒柔软的触感就包裹了他。他睁开眼睛,发现周泽楷一手抱着他的外套正在往他身上盖毯子,身后喻文州捧着个杯子手上不知道拿了个什么瓶子看着他。

他拿的是瓶褪黑素,是苏沐橙暂时走不开就让他去找楚云秀要的。楚云秀交代了几句直接让他去自己房间拿,于是正好这会儿也空出来的周泽楷跟他一块儿出门,回自己房间挑了条软软的毯子过来。

要不怎么说小周心细嘛。

俩人把叶修弄起来吃褪黑素,看着还是蹙着眉头脸上一点颜色都没有的叶修觉得有点不是滋味。这会儿没精力开嘲讽,一对下垂眼就显得可怜巴巴的,整个人都很难得的看起来一副惨兮兮的样子。

吞掉小药片躺下,叶修把这两个人赶回去训练,嘴上说着不要以为给前辈献殷勤就可以少几遍训练了,门儿都没有。俩人没理他的垃圾话,看着他拽着毯子重新闭上眼,眉头似乎没像之前皱得那么厉害,才悄悄回自己位置上接着训练去了。

整个训练室陷入了空前的安静之中,连黄少天都沉默寡言仿佛周泽楷,搞得一向跟他对掐的孙翔都很不习惯。一时间就只有噼里啪啦敲键盘点鼠标的声音,因为人多操作快,声音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微微嘈杂却不突出的状态。这种催眠的声音之下,也不知道是不是褪黑素起了效果,叶修竟然真的渐渐睡了过去。

劳心劳力的领队大人好不容易给弄睡着了,大家很默契地没叫他起来。休息好了应该气色能强不少,但也得他接下来一段时间都注意休息才行。要是还不见好,怎么着也得把人弄医院去看看才行。

老叶要是不乐意我们就直接扛他去。猥琐方如是说到。

喻文州作为队长主持完战术会议的时候叶修才醒。他迷迷瞪瞪爬起来说你们小没良心的都不叫我,哪有战术会议领队不参加的。

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为国家队团宠。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

评论(4)

热度(339)